現代農業產業聯合體的聯合發展之道

——安徽省埇橋區淮河糧食產業聯合體案例分析

段晉苑

一、聯合體的產生與發展

宿州市埇橋區坐落于安徽省東北部,是宿州市政府所在地,皖東北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全省乃至全國典型的農業大區。全區下轄25個鄉鎮,11個辦事處,325個行政村,總人口170余萬,其中農業人口130.9萬,農戶32.7萬戶,農村勞動力68萬人,土地總面積2868平方公里,耕地面積217.8萬畝,其中基本農田214.3萬畝,農業人均耕地1.7畝。小麥是埇橋區的主要糧食作物,種植面積和總產居各種作物之首,連續多年被評為全國糧食先進縣(區)。

20108月,埇橋區成為第一批國家級現代農業示范區,201111月,宿州市成為全國農村改革試驗區,試驗任務就是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和創新農業經營體系。宿州市在推進“兩區”建設的實踐中,發現單一主體難以應對市場風險和自然風險,規模經營、集約經營、一二三產業脫節、社會化服務不足等問題也不是單純發展哪一類新型主體就可以解決的,各類新型主體各有各的問題,但聯合起來剛好互補,于是探索構建了一種新型主體間的利益聯盟,即以“農業企業為龍頭,家庭農場為基礎,農民專業合作社為紐帶”的現代農業產業聯合體(以下簡稱“聯合體”)。

20129月份開始,宿州在全市范圍內選擇16個聯合體開展試點,在總結經驗的基礎上逐步推開。如今,“現代農業產業聯合體”概念已連續3年寫入安徽省政府一號文件,在全省示范推廣。目前,宿州市埇橋區發展了60家聯合體,其中糧食產業28家、蔬菜產業14家、畜牧產業15家、其他特色產業3家,聯合體框架內的農業企業達到68家,農民專業合作社326家,家庭農場512家,經營土地總面積33萬畝,帶動農戶9.8萬戶。

二、聯合體的內涵與特征

20158月,安徽省政府出臺的《關于培育現代農業產業化聯合體的指導意見》(皖政辦〔201544號)指出,聯合體是以龍頭企業為核心、農民合作社為紐帶、專業大戶和家庭農場為基礎的緊密型的新型農業經營組織聯盟,聯合體內各新型農業經營主體保持獨立經營并有明確分工,通過簽訂合同協議,確立權責利益聯盟關系,在平等、自愿、互利基礎上,實行緊密型一體化經營,形成一個具有規模經營優勢,分工合理、優勢互補、高效聯合的利益共同體。

聯合體與其他新型農業經營體系組織形式的最大不同在于,聯合體內的各類新型經營主體按市場規則進行契約式聯結,各主體間保持獨立經營的市場地位,而非融合成為一體。聯合體通過獨立主體間的契約聯結,帶來外部規模經濟、節約內部交易費用,強化各自專業分工,提高生產經營效率,在聯合體整體收益增加的基礎上實現各個主體自身收益的增加。在聯合體內,一般由龍頭企業負責判別市場信息并轉化為生產決策,然后沿產業鏈反向傳導給提供專業化服務的農民合作社和專注于生產的家庭農場與專業大戶,以此擴大生產和服務的外部規模,提高產品生產與市場需求的匹配度,降低資本進入的風險性和上下游主體間的交易費用,在聯合體的框架內實現節本增效,并將增值收益合理回饋給各主體,形成一個多元主體優勢互補、分工合作、互利共贏的利益共同體,有效解決了農產品供需錯配、稀缺要素導入不暢、農業經營主體功能定位不清等問題。

三、淮河糧食產業聯合體的運作模式

淮河糧食產業聯合體成立于2012年,位于宿州市“兩區”建設的核心區內,主要從事優質小麥種子和玉米的生產加工和銷售。在聯合體成立的前一年,牽頭的淮河種業公司曾自己流轉1000畝土地,但公司直接種地,不僅種不好,而且成本高。公司自己“單打獨斗”行不通,要提高農業生產效率,必須和其他主體“聯合”起來,充分利用各自優勢。

20127月,淮河糧食產業聯合體成立,當時聯合了5家合作社、8個家庭農場、耕種6300畝土地,如今已經發展到13合作社和27個家庭農場,聯合經營土地面積1.6萬畝。聯合體中,牽頭的淮河種業公司,負責制定生產計劃、提供農資和技術指導。13家合作社中有11家是農機合作社,1家植保合作社和1家水利合作社,擁有各類農機430臺套,可以開展從種到收以及烘干倉儲在內的全程專業化服務。家庭農場平均經營規模約600畝,負責按照公司的要求和標準進行生產,由于產品銷售有保證、服務幾乎全部外包,家庭農場主表示,現在種幾百畝地比原來種十幾畝地還省力。聯合體創造了一個節約交易成本,提高利益空間的平臺,聯合體內的各個主體都能在這個平臺上增加收益。

(一)龍頭企業的角色定位和核心功能

淮河種業公司是聯合體的牽頭主體,擁有一批高產優質高效的小麥品種,主要從事小麥良種研發和繁育,負責制定聯合體經營土地的生產計劃、生產標準,供應良種和生產資料,調度合作社提供生產服務和技術服務,并負責產品收購和銷售。其在聯合體內核心功能是選擇品種、保證銷售和加工增值,為實現產業鏈增值提供技術支撐和生產、銷售保障。穩定的原料供應是公司生產經營得以保證的重要前提,通過組建聯合體,公司在無需自己流轉土地的條件下獲得了較大規模的育種基地,為保證產品質量,公司有足夠的動力將生產技術和相應的農資、服務推廣和提供給每一個生產主體,客觀上起到了促進技術傳播和利益共享的效果。

(二)合作社的服務內容和服務機制

聯合體內的13家合作社能夠提供包括耕地、播種、施肥、打藥、澆水、收割、烘干、倉儲等從種到收的全程專業化服務。合作社加入聯合體時要與淮河種業簽訂服務協議,對作業標準和服務范圍進行約定。服務價格則依據油價、人員工資等因素,每年在聯合體內開會協商決定,一般高于成本價、低于市場價。例如今年小麥收割的市場價是60/畝,聯合體內則是35/畝。合作社和家庭農場之間不簽協議,合作社的作業服務由公司統一調度,家庭農場可以對合作社的服務質量進行反饋。由于合作社在聯合體內的作業環境相對固定,作業面積得到保障,能夠實現靠規模盈利,服務質量也相對穩定。一位農機合作社理事長說,以前對普通農戶一天只能作業60-80畝,每畝收40元可能還會賠錢,現在專門服務家庭農場,每天可以作業200多畝,每畝收30元也能賺錢,作業效率和經濟利益都提高很多。

1 合作社對聯合體內家庭農場的作業服務價格及主要成本

小麥作業服務價格(元/畝)

耕地

35

玉米作業服務價格(元/畝)

耕地

0

播種

20

播種

25

施肥

8

施肥

0

打藥

5

打藥

5

收獲

35

收獲

50

運輸

5

運輸

5

烘干

0.04元斤

烘干

0.05元斤

倉儲

0

倉儲

0

作業服務總成本(元/畝)

油料

70

作業服務總成本(元/畝)

油料

70

維修

5

維修

5

折舊

2

折舊

2

(三)家庭農場的生產模式和經營效益

家庭農場加入聯合體時,要與公司簽訂一個一攬子的合作協議,以后每年再與公司簽訂小麥良繁協議,約定農場生產的小麥必須賣給淮河種業,公司則要以高于國家保護價0.10.15元的價格收購產品。小麥生產過程中,由公司指派合作社來提供作業服務并烘干儲存,公司還對家庭農場提供技術指導,定期發布生產信息,提醒農場主該進行哪些田間管理。種子、化肥、農藥等生產資料也由公司統一訂購,直接分發到每個家庭農場,價格比市場價低10-15%,農資費用和作業服務費用,可以當時結算,也可以待產品收獲后從銷售收入中扣除。聯合體內的家庭農場一般還自有少量農業機械,搶收搶種時可以補充作業力量,由于服務基本外包,農場都沒有長期雇工,有的農場主甚至不去地力看,也能種的挺好。

今年聯合體小麥平均畝產590多公斤,最高單產達1300斤,全部作為良種以每斤1.3元的價格回收。其中一個家庭農場經營面積536畝,2016-2017生產年度,畝均總產值2100元,總成本1700(其中地租1080元、化肥240元、種子150元、農藥75元、用工35元、農機120元),凈利潤400元,主要都來自小麥,玉米受市場價格下跌影響只能保本。

另一個家庭農場經營1600多畝地,平均流轉價格900多元,由于是每年收麥前付租金,再加上用聯合體的農資和機械費用是收麥后從收入中扣除,不僅不收利息,而且按進價結算,農場主是先種地后交錢,而且相當于只需周轉一個月的地租錢就能完成全年生產。今年,地租支付時間甚至調整到了麥收以后,農場主可以先賣糧再交錢,完全無需墊付生產資金。

(四)聯合體各主體間的互利共贏

一是通過生產和服務的外部規模化實現成本節約。糧食生產領域環節多、周期長,小規模農戶的社會化服務成本很高。聯合體將生產服務的供求雙方緊密聯系在一起,淮河種業公司根據帶動基地的總規模,向農資企業統一采購低于市場價格的農資,直接配送到家庭農場,例如玉米肥比市場價便宜200/噸,用噸袋包裝甚至能節省360-500多元/噸,并且提供賒銷服務,進一步減輕了農戶的資金壓力。合作社優先為聯合體內的家庭農場提供全程農機服務,并給予價格優惠。某家庭農場主介紹,自從參加了聯合體,農資和農機作業的費用每畝可便宜100多元,更重要的是農藥和化肥的質量有了保證。

二是引入適用生產加工技術實現增產增效。某家庭農場主表示,去年與公司合作種植優質小麥種子,每畝比普通品種多產100多斤,而且公司的收購價格是每斤1.3元,比市場高2毛錢。光是種植小麥種子,每畝就多掙200多元。小麥和玉米容易產生霉變,產品品質降低會賣糧收益,聯合體內多家合作社興建了烘干倉儲設施,不僅有效解決了家庭農場的晾曬問題,還明顯提升了產品的市場價格。2014年,聯合體在政府支持下建設了1萬噸倉儲設施,以及日加工能力500噸的烘干設備,對聯合體內的家庭農場提供優惠烘干、免費倉儲等初加工服務。烘干玉米每斤優惠2分錢,100畝玉米每年因此就可節約兩三千元,還可以免費存放在公司倉庫,自主選擇出售時機和出售渠道。據介紹,烘干玉米由于黃曲霉素幾乎為零,適合加工為母豬料和仔豬料,每斤銷售價格可比沒烘干的高出8分錢。

三是通過聯合強化專業分工提高生產效率。聯合體中三大經營主體的功能定位是:企業做市場、家庭農場搞生產、合作社搞服務。在聯合體內,企業是先進生產要素的集成,具有資金、人才、技術等方面優勢,在農產品加工營銷、統一制定生產規劃和生產標準等方面專業性最強;合作社擁有專門的農業機械和設施設備,受企業委托按要求為家庭農場提供全程專業化服務;家庭農場只需按照企業要求進行標準化生產,向企業提供安全可靠的農產品。聯合體促使各類新型主體深化分工、各司其職。用一位家庭農場主的話說就是,專業人干專業事,共同把事干好了,一起把錢賺多了,大家都能多分了。

四、產業聯合體的利益聯結機制

現代農業產業聯合體是以“農業企業為龍頭、家庭農場為基礎、農民合作社為紐帶”的一體化現代農業經營組織形式。三類主體通過多種機制實現聯結。一是合同契約聯結。聯合體各方通過簽訂生產服務合同、協議,確立農產品收購、生產資料供應及農機農技服務的交易關系和監督約束機制,形成風險共擔、利益共享的緊密利益共同體。二是產業合作鏈接,即由龍頭企業牽頭,沿產業鏈條將分散經營的專業合作社和家庭農場及專業大戶組織起來,使農業的產前、產中、產后等環節緊密聯結成為一個完整的產業系統。三是生產要素聯結。聯合體各方通過資產、資金、技術、品牌、勞動力等要素相互融合,建立利益聯結機制。以淮河糧食產業聯合體為例:淮河種業公司利用自身資產抵押擔保,幫助4個家庭農場貸款800萬元,墊付資金為28個家庭農場提供生產資料,形成資金融合;聯合體的農機合作社中,一部分機械裝備由企業投資購買,也有家庭農場帶機入社,形成資產融合;企業對家庭農場提供技術指導服務,形成技術融合;企業對家庭農場的產品進行加工,統一使用企業的品牌銷售,形成品牌融合。

在多種利益聯結機制的作用下,聯合體各方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一體化格局,其具備內生性特征的幾個基本關鍵點在于:一是企業牽引。龍頭企業憑借資金、技術、信息、營銷網絡、品牌、管理以至電子商務等方面的比較優勢,成為聯合體的核心。二是互利驅動。互利是聯合體得以建立和持續運營的根本所在。這種利益驅動顯性的表現在主體之間,如龍頭企業往下端供應的技術、生產資料低于市場價格,而收購下端的產品又高于市場價格。隱性的利益表現于合作社、家庭農場和企業分別獲得了穩定可靠的服務對象、銷售渠道和原料來源,既有質量保證,又減少了交易成本。三是優勢互補。聯合體內各主體作為一個獨立市場主體的存在價值就在于其各有比較優勢。企業的市場化程度高,合作社具有中介性作用,家庭農場則具有生產的專業化優勢。互補性的聯結會產生“1+1+1>3”的效果,使各主體都產生參與聯合的內生動力。四是合作共贏。聯合體的共贏,從整體上講是生產規模擴大、生產質量和效益提高、生產風險降低等所帶來的節本增效。共贏的基本邏輯是,龍頭企業為獲得穩定高質的產品來源而牽頭聯合體,專業合作社為獲得穩定的服務對象而加入聯合體,家庭農場為獲得穩定可靠優惠的生產性服務而參加聯合體。

五、推動聯合體健康發展的舉措

2012年至今,宿州市政府出臺一系列政策,從財政補貼、金融創新、項目支撐、人才培養、建設用地等方面推動聯合體的發展。

一是財政資金項目傾斜。2013年以來,市縣區財政兌現聯合體成員土地流轉、基礎設施建設獎補、貸款貼息等財政扶持資金7200多萬元。2015年埇橋區統籌市區兩級現代農業獎補項目資金向聯合體傾斜,共投入620.07萬元,占項目資金總額的41.75%,其中現代農業專項資金的98.15%、共計264.87萬元都用于支持聯合體建設。

2 埇橋區2015年度財政資金給予聯合體獎補情況統計

序號

獎補項目

獎補總金額(萬元)

涉及聯合體獎補(萬元)

聯合體獎補占比(%

1

區現代農業獎補

569.367

152

26.70

2

市級現代農業專項資金

269.87

264.87

98.15

3

國家現代農業“以獎代補”資金

646.06

203.2

31.45

 

 

1485.297

620.07

41.75

二是積極開展金融創新。全市有7個聯合體的龍頭企業為192個家庭農場擔保貸款7325萬元,形成了龍頭企業領保模式。市、縣政府出資的擔保公司每年安排2億元的擔保額度,專項用于聯合體成員貸款擔保。2017年宿州市推出針對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的“勸耕貸”,由省農擔公司擔保,市政府設立1000萬元的專項資金予以支持,貸款程序簡單,3天之內家庭農場和種養大戶可獲得不超過200萬元、其他新型主體可獲得不超過1000萬元的信用貸款。

三是提高農業保險標準。在糧食產業聯合體的家庭農場開展了農業政策性保險提標試點6.2萬畝,小麥、玉米在原保額270元、250元的基礎上分別提高到500元、400元,提標部分的保費由市縣兩級財政給予70%的補貼。

四是加強項目支撐。宿州市發改委牽頭成立了現代農業產業化聯合體項目組,整合各類項目向產業化聯合體傾斜。淮河糧食產業聯合體自成立以來,累計獲得省級示范聯合體、省級示范合作社和家庭農場獎勵40萬元;對聯合體內的家庭農場補貼土地流轉費用每畝200元,連補三年,受補貼面積共8000多畝;給予600萬元貸款的貼息累積約100萬元;農機機庫棚建設獎補20萬元;烘干設備補貼180萬元;農機具購置補貼約1000萬元;還安排了農業綜合開發和水利項目建設,聯合體內80%、約1.2萬畝土地已經實施完成。

六、聯合體是構建新型農業經營體系的有效組織形式

黨的十八大報告首次提出構建集約化、專業化、組織化、社會化相結合的新型農業經營體系。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將構建新型農業經營體系作為全面深化改革的一項重大任務。《深化農村改革綜合性實施方案》提出,要構建以農戶家庭經營為基礎、合作與聯合為紐帶、社會化服務為支撐的立體式、復合型現代農業經營體系。

現代農業產業聯合體無論從組織形式、運行方式、體制機制上都較為符合立體式、復合型現代農業經營體系的內涵,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角度是一種有效的實踐,從新型經營服務體系的角度是一種有效的形態,從產業化發展的角度是一種有效的路徑。發展現代農業產業聯合體是構建新型農業經營體系的一種有效組織形式,具有重要的方向性意義。

(一)聯合體是新型經營主體聯合的普適性組織形態

隨著農業農村經濟市場化、規模化、產業化程度進一步提高,新型經營主體各自的局限性開始顯現,需要更高的組織化程度來實現。農業產業化聯合體本質上是各類新型經營主體的再組織,通過這種組織形式,各類主體優勢互補、分工合作、產業聯結、一體發展,既發揮了各類經營主體本身所具有的優勢,又彌補了短板,既是優勢疊加,又是短短相連,都能達到“1+1+13”的效果。可以說,聯合體作為一種現代農業產業化發展的新的組織形態,符合我國現代農業發展的趨勢性要求。

(二)聯合體是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的重要組織方式

一二三產融合發展是現代農業發展的一種新的發展方式,是現代農業發展的大邏輯、大方向。如何使一二三產業聯結起來,是當前我們亟待破解的現實課題。農業產業化聯合體給我們的有益啟示是,通過各自具有一產、二產、三產功能的經營主體的聯合,將產業的“外部性”變為聯合體內的“內部性”行為,打通了從生產向加工、儲藏、流通、銷售、旅游等二三產業環節連接的路徑,環環相扣、業業相連,實現了一體化、融合式生產和發展。可以說,聯合體作為新階段農業產業化組織形式的創新,是我們推進三產融合的一個便捷有效抓手。

(三)聯合體是提升農業社會化服務水平的有效形式

農業產業化聯合體最為明顯的功能是服務,在聯合體內部,龍頭企業為家庭農場和合作社提供技術、信息服務,并開展專業化技術培訓;農民合作社為家庭農場等農業生產主體提供專業服務,如種植業里的耕種收管,養殖業里的疫病防控;家庭農場為龍頭企業提供穩定原料性產品。聯合體內各類主體既是服務對象,也是服務端,結成了一個覆蓋農業產前、產中、產后全程環節的服務鏈,各類要素得到充分優化配置,極大提升了農業的社會化服務水平。

(四)聯合體是提高農業生產經營市場化程度的有效載體

    農業是一個高風險產業,其不僅僅是自然風險,更多地表現為市場風險。發展農業產業化聯合體,能夠讓其中的各類主體形成一個緊密聯系的整體,通過信息和資源共同分享,打通了產需信息快速傳遞、迅速響應的通道。市場信息經由龍頭企業判別轉化為生產決策,能夠及時有效地沿著產業鏈反向傳導至農業生產環節,引導農民合作社、家庭農場按需進行生產,同時通過聯合體帶動,提高農業生產經營規模化、集約化程度,促進提質增效,多重作用提高聯合體中新型經營主體抗御市場風險的能力。
凯时-凯时kb88-官方凯时国际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