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中的“仁發農業經營模式”

——基于克山縣仁發現代農機專業合作社調研分析

朱守銀 薛建良

近年來,黑龍江省克山縣河南鄉仁發村在村黨支部書記李鳳玉的帶領下,通過探索創新和不斷完善農業經營方式形成的仁發模式,在政策界、學術界、輿論界引起廣泛關注,圍繞仁發模式的領導批示、學術文章、新聞報道比比皆是。在前幾年跟蹤調研的礎上,我們近期再次對仁發模式進行了深入調研,形成了一些看法。

一、仁發模式:起因與初步形成

(一)基本背景與組織建立

1.形成背景。仁發模式的形成背景主要有4個方面:一是當地耕地資源相對多,農民人均近8畝,具備適度推進農地規模經營的資源條件;二是作為第三積溫帶地區,這里屬于大豆優勢種植區,但多年來受國際市場影響,加上長期重茬種植,當地大豆生產成本高、產量低、效益差,競爭力低下,亟需調整農業種植結構;三是仁發村黨支部書記李鳳玉在當地人品好、威信高、能力強,有帶領當地農民發展現代農業、實現脫貧致富的愿望和沖動;四是2008年黑龍江省出臺了財政補貼60%、個人自籌40%,且個人出資部分由政府協調貸款、并貼息,加快推進千萬元以上農機合作社建設的支持政策,這使當地領導產生通過發展大型農機專業合作社、推進農地規模經營快速發展的強烈愿望。

2.組織建立。2009年底,李鳳玉得知省級政府出臺千萬元以上農機合作社支持政策,自己出資550萬元,聯合本村其他六戶農民各出資50萬元,總計籌資850萬元資金,作為農機合作社注冊資本,主要用于農機設備場地和庫棚建設。在財政實際補貼70%、其余個人出資部分獲得貸款和貼息的基礎上,由省級農機主管部門選配以“動力機車進口、配套機具國產”為主要特征的農機具,該村組建了第一個現代化的千萬元農機合作社2010年,該村以同樣的政策,又組建了第二個千萬元農機合作社,統稱為仁發現代農機專業合作社

(二)農業經營模式的初創

20103月,在李鳳玉的帶領下,仁發村開始嘗試以“租地自營+代耕服務”為主要內容的“雙輪”規模化農地經營模式。

1.租地自營。2010年春耕之前,合作社以240/畝的價格、分23塊地流轉了本村1100畝耕地種植大豆,但由于流轉土地一條一塊都不連片,呈現小規模格局,現代化大機械根本派不上用場,只得花錢雇傭當地其他農戶的小四輪耕作;再加上租地經營需要預付地租、支付利息成本,以及當年大豆價格下跌,致使當年租地經營勉強實現收支平衡,一點盈余都沒有。

2.代耕服務。據李鳳玉介紹,實行“代耕服務”,是當時組建農機合作社時謀劃的最主要的業務。但是,由于當時當地農戶習慣使用自有小農機耕種土地,造成代耕市場較小、服務費用不高;同時,合作社組織大型農機到內蒙古的呼倫貝爾開展跨區耕作服務,又遇到了當地人歧視、作業面積少算、燃油質量不保、結賬不給錢等問題,基本沒有盈利。因此,當年合作社僅靠在當地開展農機秋整地服務,為農戶代耕了4萬畝地,總收入100萬元,純盈利只有13萬元。因此,如果算上10%200萬元農機折舊費,當年要虧損187萬元。

(三)農業經營模式再創新

通過總結農業經營困境和教訓,仁發合作社認為,失敗的根本原因在于:土地規模小、不連片,現代化大型農機無法發揮作用。因此,經有關領導和專家指導,2011年仁發合作社開始創新農業經營機制,初步形成了以“土地要素向農機資本集聚”為目標,以帶地入社,保底分紅為核心的“仁發農業經營模式”。

1.構建利益聯結機制——農戶“帶地入社、保底分紅”。2011年初,合作社以《致全體村民一封信》的形式,實施了以引導和激勵農戶“帶地入社”為目的的7項優惠措施一是農戶帶地入社,實行“秋后算賬”,每畝給予350元保底收入,比當地土地流轉價格每畝高出110元;二是支付保底收入后的盈余,按農民帶地入社土地折資進行二次分紅 三是有困難的成員可付息全額借回入社土地折資款;四是入社成員可繼續享受國家發放的糧種補貼和良種補貼;五是把財政補助農機合作社形成的資產按價值以入社農戶為單位平均量化到每個成員,并參與分紅;六是合作社重大決策,實行一人一票表決;七是實行入社自愿、退社自由。在此基礎上,合作社還注重解決入社農戶的利益關切:針對入社農戶提出的土地入社后家庭擁有的小型農機具如何處理的問題,合作社采取統一作價收購、變賣的措施;針對入社農戶提出的“土地入社后勞動力外出打工難的問題”,合作社采取多渠道幫助外出勞動力尋找外出打工機會等措施。

2.改進農業生產方式——發揮優勢、調整結構、優化方式。一是主動調整農作物種植結構,由原來的大豆、春小麥改種市場價格較高、效益較好的玉米和馬鈴薯。二是主動更換玉米品種,由低產的豐丹三號改種高產的豐丹四號三是發揮大型農機具優勢,創新耕作方式,實行深耕深松、精播密植、測土配方施肥、小壟單行改大壟雙行等。四是實行農業生產資料規模化采購,降低采購價格;加上地租支付由“上打租”轉為秋后算賬,減少了利息支出。這些措施,使農業生產經營有效地降低了成本、增加了產量、提高了效益。

3.新模式帶來新成效——規模經營、結構調整效益突顯。合作社通過農業生產節約模式創新,取得了5個方面的“快速提升”效果一是農戶帶地入社速度加快、規模擴大,合作社土地規模經營水平快速提升2011年、2012年帶地入社農戶數量分別達到314戶和1222戶,入社土地規模分別達到1.5萬畝和3萬畝,涉及本鄉鎮的7個行政村;二是農業機械化水平快速提升,徹底改變小型農機具為主的機械格局;三是農作物種植結構優化水平快速提升,徹底改變大豆和小麥種植結構;四是農業產出和盈利快速提升2011年、2012年,總收入分別達到2763.7萬元和5594.1萬元,總盈余水平分別達到1342.2萬元和2835.4萬元; 五是農業勞動力轉移速度快速提升,由原來的30%提高到70%

二、仁發模式:問題與完善措施

(一)主要問題

在創新農業經營模式、帶來顯著成效的同時,隨著農地經營規模的迅速擴張,“仁發模式”也出現了一些新的問題:

1.權利高度集中。合作社實行統一農業生產經營管理,管理權限和責任高度集中,李鳳玉等7名原始股東要親自帶領雇工參加勞動、生產管理、勞動監督等,陷入繁忙的日常事務、雜務之中,無暇抓大事、謀長遠,直接影響了合作社的長遠發展。

2.用工“大幫哄”。合作社實行集中統一的用工派工制度,產生了勞動大幫哄“出工不出力”、勞動質量“監督難”的問題,增加了監督成本。

3.利益激勵不足。合作社對農作物生產管理者實行保底工資+少量超產獎勵的統一核算分配制度,增收激勵不足,產生了責任心不足、自覺性不強和管理不到位、質量低的問題;

4.農機管理粗放。農機合作社對農機使用實行集中統一選派作業、統一核算盈虧制度,對農機手實行“按保底作業量定保底工資+超量獎勵(不足受罰)”制度,只考核作業面積、不核算作業成本和作業質量,產生了 “耗油量過大”“維修費過高”“作業質量低”等問題,增加了農機作業成本,降低了作業質量和效率,直接影響了農業生產的質量和效益。

5.經營風險集中。合作社對入社土地實行保底+二次分紅政策,雖然有效保證了農民土地權益,但大大降低了農民承擔農業經營風險的壓力,增強了農民入社土地增收預期,經營風險都集中到7戶原始股東身上,對農業管理人員和農機手的勞動貢獻體現嚴重不足。

6.農民分戶入社。以入社農戶為單位平均量化財政補助農機合作社形成的資產、并參與二次分紅的做法,誘導農戶產生分地、分戶帶地入社行為,使帶地入社農戶數量迅速“膨脹”,2014年“虛增”到2638戶,產生了嚴重的不公平問題。

(二)完善措施

針對上述問題,2013年至今,合作社通過不斷完善政策措施、責任制度和激勵機制,不斷強化分工分業、拓展業務范圍,在延長產業鏈、提升價值鏈、恢復生態鏈、完善利益鏈上,探索出一條新的路子。

1.“取消土地保底,實行按股分紅”。2013年仁發合作社實行春要保底、秋不分紅,對入社土地實行“收益不保底、只參與分紅”的分配方案。并在新的分配方案中,一是從總盈余中提取3%作為管理人工的資金;二是將土地視為社員與合作社的交易量,對交易量與資金股份按照不低于6:4的比例進行盈余分配。

2.建立較為嚴格的內部生產責任制度。不斷完善內部運行管理機制,細化內部管理方式,建立各種形式的內部生產責任制度,成為2013年以來“仁發模式”進一步完善、創新的關鍵環節。一是采取劃片作業、分片管理方式,實行土地目標化承包管理,2013年將5萬畝入社土地分為22個片區,每片區由一個承包者任片長,對“片長”實行目標化管理責任制度,并按照地塊、面積,以畝為單位分作物統一核算、下撥種子、化肥、農藥等農用物資投入,由“片長”親自領取并簽字(為了提高農機作業效率,2015年后改為由合作社機耕隊領取),并計入本人專用賬戶,作為農資投入成本核算和監督管理依據。二是片長負責監督管理機耕隊作業質量,對農機手作業質量實行簽字認可制度,不合格不簽字;經片長簽字的農機作業費用,按照合作社統一標準,計入片長成本、盈余。三是在“片長”保證將所管地塊農產品產出全部交給合作社的前提下,2013年對片長實行保底+超產分紅分配辦法,獲得3萬元保底工資和超產10%的收入;為進一步增強片長增收激勵,2014年又取消收益保底、改為由合作社統一核算本社同類作物平均常產標準,作為片長保底產量,超出常產部分,除上繳合作社10%的管理費外,全部收益歸片長所有。四是對農機實行“機耕隊統一管理、片長簽字有效、農機手單車核算、維修和油耗節約歸己” 管理制度,2013年推行五定一獎懲承包責任制度,即定人員、定機具、定任務、定油耗和維修標準、定報酬,以進一步增強農機手保質保量、節本增收的作業積極性。五是合作社對2015年建設的兩座玉米烘干塔實行承包責任制,以每噸4.5元的標準將烘干作業承包給個人管理,每年為合作社增收150萬元。

3.主動優化種植結構、提升產品品質。針對玉米價格下跌、賣難形勢,合作社主動開展農業結構調整,總體思路是向綠色上調、向有機上調、向特色高效作物上調。一是調優種植結構。農作物種植結構已由2013年的籽粒玉米3.7萬畝、馬鈴薯1萬畝、普通大豆0.3萬畝等,調整到2017年優質大豆3.58萬畝、馬鈴薯0.75萬畝、雜糧0.37萬畝;在玉米種植上,除甜(糯)玉米0.55萬畝外,普通籽粒玉米只有0.35萬畝。二是調優產品品質。合作社積極發展綠色有機產品,逐步改良土壤、提升質量,現有歐盟認證有機地塊6800畝(2018年底將達1.5萬畝,占入社土地面積的26.78%);2017年種植的3.58萬畝大豆全部是高蛋白的和有機的。三是打造仁發綠色莊園品牌,組建仁發特賣網絡營銷平臺,推進綠色有機產品電商銷售,以大豆種植為例,當地普通大豆每畝利潤為100元,有機大豆每畝利潤高達1200元。

4.聯合當地農機合作社建立加工企業。2015年仁發合作社以51%的股份,聯合當地7家千萬元級的農機合作社籌資4000萬元,組建了仁發農業發展有限公司,主要開展馬鈴薯、甜玉米精深加工,以延伸產業鏈,提高產品附加值。目前已成立4家分公司,建立多個加工企業。仁發合作社理事長李鳳玉說,“現在合作社不搞加工不行了;合作社搞加工有優勢,原料是自己生產的,數量、質量都有保障,關鍵是節約生產流動資金。”

5.合理確定財政補貼資產的量化范圍。針對農戶“帶地入社”過程中產生的分地、分戶入社行為,合作社根據公安部門掌握的戶籍信息,以二輪承包開始時的農戶承包臺賬為依據,對2014年形成的2638個合作社成員進行甄別,并要求:一是入社農戶必須是二輪承包開始時的土地承包臺賬記載的農戶,新立農戶不得單獨另行入社;二是二輪承包開始時農戶承包的土地必須全部入社,部分承包地不得成為帶地入社成員,最終將財政補貼資產的量化范圍減少為1014個成員。

(三)盈余分配

2011年以來,仁發合作社采用“保底+二次分紅”、“按股分紅”等盈余分配辦法,促進了合作社的發展。

1.土地經營收入及其盈余。獲取土地規模經濟收益是“仁發模式”激活農機資本活力的核心途徑,土地經營收入及盈余狀況是衡量“仁發模式”的核心指標(見表1)。

1 仁發合作社土地經營收入、盈余狀況一欄表

年份

合作社

總收入

土地經營

總收入

土地收入

占比

土地經營總盈余

土地面積

土地畝均

盈余

萬元

萬元

%

萬元

萬畝

2011

2763.7

2045.2

74.00

1248.8

1.5

832.53

2012

5594.0

4798.0

85.77

2636.8

3.01

875.20

2013

10596.1

9554.2

90.17

5409.3

5.01

1078.44

2014

10748.0

9130.0

84.95

5016.8

5.4

929.04

2015

9055.2

7406.5

81.79

4351.4

5.4

805.81

2016

8662.3

7141.0

82.44

3912.5

5.4

724.54

數據來源:2011-2016年仁發合作社財務決算報表

從“表1”可以看出,2011-2016年,土地經營收入是仁發合作社的主要收入來源,平均占合作社總收入的83.19%以上,畝均盈余874.26元。但是2013年以來,受市場環境、特別是玉米價格變化的影響,合作社經營土地畝均盈余在不斷下降,由2013年的1078.44元下降到2016年的724.54元,畝均下降353.9元,下降幅度達32.8%

2.盈余分配及其來源結構。盈余分配結構體現了仁發合作社利益分配機制的運行,是利益聯結機制的具體化。隨著仁發合作社盈余分配由“保底+分紅”轉變為“按股分紅”,土地、入股資本、國投資本等要素盈余分配結構如下表2所示。

2 仁發合作社盈余分配結構表

年份

合作社

經營總盈

土地權益分配占比

成員權益分配占比

財政補貼資產量化戶均分紅收益

畝均分

總收益

萬元

%

%

/

/

2011

1342.2

39.11

60.89

12251

710

2012

2758.6

38.22

61.77

5634

730

2013

5328.9

74

26

2813

922

2014

4890.3

75

25

1486

854

2015

4196.3

78

22

6109

708

2016

3625.7

78

22

5481

602

2”可以看出,隨著仁發合作社盈余分配方式的變化,土地要素占分配盈余的比例越來越高,成員權益盈余分配占比不斷下降,體現了土地要素是合作社總盈余的重要貢獻者。同時,隨著土地畝均經營利潤的下降,土地畝均分紅也由2013年的922元,下降到2016年的602元,畝均下降320元,降幅達34.7%

3.公積金提取及使用。提取公積金是仁發合作社應對市場風險,密切社員與合作社利益聯結,增強合作社發展積累的重要途徑。2011-2013年仁發合作社公積金提取比例、金額如下表3所示:

3 仁發合作社公積金提取一覽表

年份

2011

2012

2013

比例

百分比

50%

50%

28.9%

金額

萬元

408.6

527.3

1540.2

數據來源:2011-2016年仁發合作社財務決算報表

根據仁發合作社盈余分配模式,2011-2012年仁發合作社按照可分配盈余的50%提取公積金,按出資比例以戶為單位計入其社員賬戶。2013年盈余分配方式修改后,仁發合作社按照每畝土地分紅的25%和成員權益收益的40%,加權平均提取比例為28.9%,提取公積金并以戶為單位計入社員賬戶。2013年以后,根據合作社發展形勢及公積金積累狀況,仁發合作社不再提取公積金。2015年公積金被仁發合作社用于注冊成立仁發現代農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

三、仁發模式:問題討論與展望

經過多年運行,仁發農業經營模式進行了諸多創新、取得了顯著成效、產生了巨大影響,引起各界廣泛關注。同時,這一模式也引發了一些爭議和討論,面臨一些矛盾和問題,需要不斷深化認識,繼續深化改革創新加以解決,以利健康可持續發展。

(一)幾個討論

1.關于農地經營方式。“仁發模式”通過吸引農戶帶地入社、參與分紅、進而入股龍頭企業的辦法,強化了農地家庭承包、農戶承包權,保障了收益權。但從這一模式的農地經營現狀看,盡管在逐步強化生產內部責任、核算制度,但基本屬于合作社統一管理、監督、核算、分配,家庭經營機制不再。運行過程中,“仁發模式”仍然存在勞動激勵不足、雇工監督難,農地精耕細作不足、管理不到位等問題。究竟如何體現農地家庭經營基礎地位,有效發揮被廣泛證明行之有效的家庭經營優越性,需要在進一步完善創新中深入探索。

2.關于入社農地貢獻。必須承認,實行農戶帶地入社、參與分紅,對形成仁發模式產生了基礎性作用,最終也因只分紅不保底使土地股權“承擔風險”。但由于農戶對土地股權收益水平追求是有底線的,必須高于、起碼要等于當地農地連片規模化流轉土地的收入水平,否則“退社自由”原則就會發揮作用,直接動搖其存在根基。因此,農地股權參與分紅的依據,主要不是農地作為一種生產要素入股所創造的價值,而是農戶對農地擁有的承包權利。要維持這種權利相對剛性收益追求,就不能僅僅依靠入股農地的經營收入,合作社必須擁有較好的非土地經營收益。那么,按照目前仁發模式的收益分配方式,在“土地分紅”收益水平已占合作社總盈余78%的情況下,是不是低估了整個生產經營過程中的非土地要素的貢獻,進而對資本、人才、技術等非土地要素投入產生負面激勵,需要深入研究。

3.關于農地經營規模。合作社理事長李鳳玉說實際上,合作社土地經營規模不應該超過2萬畝;規模過大,既難以管理,分紅壓力也太大。調研中也感受到,仁發合作社管理層對是否繼續維持目前5.6萬畝的土地規模水平,存在明顯的困惑。一方面,在目前農產品價格上升乏力、土地經營收益不斷下降的情況下,他們對繼續保持較高水平的入股農地分紅收益感到巨大壓力,但如果讓入股農地承擔更大風險、使分紅水平下降過大,又擔心出現“退社風潮”、直接動搖合作社根基;另一方面,合作社確實想退回一部分距離太遠的外村土地,但又認為要知道感恩”“不忘初心,也很難找到合適的辦法。我們認為,合作社開展農地經營到底多大規模是合理的,恐怕沒有統一標準,需要因地而異、因社而異、因業而異;但在目前農地家庭承包經營制度下,通過入股等方式流轉土地實現規模經營,一定會產生很高的土地成本;土地規模太大,經營風險就會很大。仁發模式的土地規模困境需要破解。

4.關于未來誰來種地。從仁發合作社“帶地入社”農戶情況看,目前1014戶入社農戶約有3800多人;涉及的勞動力70%多的已外出打工,在家老人和無勞動能力的占8-9成。合作社目前使用的52人中,管理人員13 人、片長”22人、農機手”17人,其中只有44人屬于入社成員。調研反映,再過幾年,合作社不僅會出現臨時雇工難的問題,找合適的片長”“農機手恐有困難。究其原因,根源在于仁發模式從農業經營方式上消滅了專業農戶,新型職業農民后繼無人。長期來看,以農戶帶地入社、按股分紅為核心機制的“仁發模式”,其合作社理事會、監事會的管理和監督人員,甚至包括農業生產勞動者,如果過多依賴外來人員是否能夠實現健康可持續發展,值得深入研究。

5.關于財政補貼貢獻。調研反映,仁發模式從初創到不斷完善,始終伴隨著政府財政支持。除了農機合作社補貼的近2000萬元財政資金外,其他財政資金補貼還有很多。大量的財政資金補貼,對仁發合作社的發展起到了重要支撐作用。從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發展的角度看,確實需要加大財政資金支持、補貼力度。但也有兩個方面的問題值得研究和討論:一是今后如果降低乃至取消財政補貼,仁發模式是否還能健康持續發展;二是類似的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典型,是否和在哪些方面能可復制可推廣。

(二)未來展望

展望未來,針對上述討論和關切,我們認為,“仁發模式”確實存在繼續創新發展的必要。除了進一步加快農業結構調整,推進綠色化、優質化、品牌化、高效化發展;大力發展農產品精深加工業,推進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可能性方案還有:

1.重新構建仁發模式的組織框架。在現有組織框架基礎上,將仁發現代農機合作社,更名為仁發現代農業合作社聯合社,下轄農機”“種植”“養殖等專業合作社。

2.積極探索創新合作社農地經營方式。在現有“帶地入社”區域范圍內,探索種植合作社+家庭農場農地經營方式,核心是推進片長管理模式向家庭農場模式轉變,并在家庭農場、種養專業合作社與聯合社和農機合作社之間,探索構建新的利益聯結機制。

3.推進合作社服務功能專業化社會化。在現有農機合作社服務功能基礎上,進一步拓展服務功能和范圍,實行服務組織獨立核算。

4.加快培育專業農戶和新型職業農民。加強與現有具有松散合作性質的11個專業大戶和當地未入社農戶的利益聯結,注重在培育專業農戶的基礎上培養新型職業農民。

5.逐步擴大財政補貼資金的受益范圍。有效發揮政府財政補貼資金及其形成的設施、設備的支撐和撬動作用,采取多種形式,構建利益聯結機制,擴大收益范圍。

 

凯时-凯时kb88-官方凯时国际娱乐网站